清江浦纪委 >?警钟长鸣

一盘输不起的棋输得干干净净

发布日期:2017-07-21 来源:清风扬帆网 字号:[]
? 一盘输不起的棋输得干干净净

  ——建湖县环保局原局长徐广(副县级)案件警示录

  “我工作35年了,50多年的人生以悲剧结束,政治上、经济上、社会上都满盘皆输,只希望给家人的伤害再少点,对社会的负面影响再少点……”2015年10月22日,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庭上,建湖县环保局原局长徐广表示了深深的忏悔。

  据法院审理认定,2008年下半年至2015年春节前,徐广在担任建湖县恒济镇党委书记、建湖县环保局局长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,为相关单位或个人谋取利益,先后收受他人贿送的款物合计价值76.1万元。2016年6月,徐广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3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。

  “心生杂念,以至于忘记使命、忘记职责”

  2007年11月,徐广开始担任恒济镇党委书记。当时的恒济正处在低潮,因为在他之前,两任党委书记都由于经济问题先后“落马”。

  对当时徐广而言,他是信心满满,因为这已不是第一次“临危受命”了。在经济社会发展上,他准备大展拳脚,彻底改变恒济面貌;在党风廉政建设上,他喊出了今天看来既可悲又可叹更可笑的“事不过三”的口号。

  因为,随着环境的变化、时间的推移、年龄的增长,徐广开始考虑个人的前途了,算自己的小九九,总在想:乡镇我是最后一站了,但政治生涯是不是最后一步呢?自此以后,他心生杂念,以至于逐步忘记使命、忘记职责,找不回自我,找不准坐标。不知不觉中,虚荣心、贪婪心、得失心越来越重,一步步侵蚀了心灵,侵害了肌体,摧毁了意志。特别是当他看到身边一些同时提拔的,甚至比他提拔迟的,走到他前面去了,心里更不坦然了。他开始陷入了迷途,怎么也绕不出去。

  这时,徐广工作的目标已经不再是有为,而是为了有位,不是想着做出更好的成绩来回报组织,而是挖空心思,把做事聚焦在位置能有个提升,仕途上再上一个台阶,以至于最终能光宗耀祖、衣锦还乡。

  工程老板何某就是找准了徐广的这个“软肋”。他了解到徐广的这点心思后,不但积极找人帮助徐广运作提拔的事情,还主动替徐广出了10万元的“运作经费”。在何某看来,不管事情成不成,出了这10万元,徐广肯定会感激,将来有事徐广定会帮忙。结果这是个骗局,不但何某被骗了这10万元,徐广自己也被骗了2.5万元。

  事后,徐广自己都觉得这事真是一件“恶心”的荒唐闹剧。然而,何某却在这件事上得到了好处。由于徐广的关照,他在恒济镇如愿以偿地进行了房地产开发和工程项目建设。

  “这次交往,感觉和老板在心理上距离很近了”

  党员干部在和企业老板接触过程中,当交往有道、相敬如宾,一旦勾肩搭背、不分彼此,模糊了公私界限,必将被引入歧途。

  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,徐广对自己在官商交往中被一些利益集团“围猎”进行反思:“一些人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,他们察言观色,找准我的软肋,研究我的习惯、爱好、圈子,侍机进入,如果你能始终如一,正襟危坐,他敬而畏之,你稍有松懈,他就有了机会”。

  曾几何时,徐广将退钱作为一种开心快乐的事情。他自己说,曾经为了拒绝钱物,在办公室和人把衣服打撕掉过。

  然而,在和一些老板喝茶、打牌、洗澡过程中,关系近了,他的心理防线就松了,交换、交易在交往中形成了,行贿受贿过程形成了。

  放松是放纵的前奏。徐广的放纵,缘起一次到香港出差。一个老板要送礼物给他,他死活没敢要。后来,老板又邀请他去澳门,他也没敢去。老板临走前送了一点美元给他,他觉得过意不去,便收了这个钱。“不在工作岗位,不在建湖,不在盐城”,正是因为环境的改变,让徐广在一闪念之间放松了警惕。

  也正是因为这次交往,徐广感觉和这名老板在心理上距离很近了。

  徐广还觉得,自己和恒济镇当地一家公司老板李某也很近。2011年下半年,他找到开口“借”10万块。李某正愁没机会和徐广接触,为了今后有事情好开口,见到徐广主动,当场就把钱给了徐广,还说“这钱你拿去用,不用还了”。

  此后,在李某公司扩大产能、征用土地、贷款担保,以及后期到环保后环保执法检查、环评手续方面,徐广都予以了特别关照。

  2015年3月,徐广听到检察机关调查的风声,才归还了这10万元。

  为了规避风险,徐广也动了不少心思。据了解,对那些在送钱过程中表现出“收了就必须办事不可”的,他都会拒绝掉,而那些逢年过节送的一些钱,他则认为不是什么大事。

  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,实际上是掩耳盗铃而已。

  “人生没有彩排,只有现场直播”

  想我一个特别重亲情的人,现在不能与家人通话;

  想我一个特别好面子的人,现在颜面扫地;

  想我一个特别注重孝道的人,竟给年迈的父母巨大伤害,无疑是送他们一程!

  想我一个特别期盼尊严的人,在审查人员面前体无完肤;

  想我一个在家庭中顶天立地的人,竟然变成家人惋惜、叹息、悲悯的对象;

  想我一个憧憬着把美好的一切奉献给孩子的人,竟让孩子在蜜月期蒙受这么大的打击;

  想我一个50出头的人,也曾想迎来政治生涯新的春天,现在却沦为阶下囚。

  人生没有彩排,只有现场直播。我52年的人生无疑是一出以悲剧落幕的戏。

  伤已经伤了,痛已经痛了,于自己咎由自取,于家人是永远的痛,唯独怎么才能让全部人的痛于我一人承担,愿我一颗滴血的心能换来亲人的一丝慰籍……

  对徐广来说,20多年前面对党旗举起拳头向组织作出庄严承诺的样子一去不复返了,“党员”这个词也将成为历史。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,他写下了长达19页的检查书。他说他文化基础水平不高,没有写过成文的文章,这是他工作这么多年来写过的唯一一篇充满感情的文章。

  ——直到身陷囹圄,徐广才发现:以前一直觉得自己的每一点进步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是错误的,实际上,个人能力的提升、水平的提高、思维的成熟、实践的锻炼都是组织培养给予的;

  ——直到身陷囹圄,徐广才发现:以前和老板 “称兄道弟”的朋友关系是不对等的,实际上,他们追求的不是真情而是利益,不是无私的而是想要回报的;

  ——直到身陷囹圄,徐广才发现:以前一直以为过年过节的“表达表达”不是什么大事情是错误的,实际上,这就是一个幌子,一个积少成多、积沙成塔的过程,一个行贿受贿的过程。

  徐广也曾说过,他也参加过不少警示教育活动,甚至还到监狱近距离去接受教育,但却从来没有把真正把自己摆进去。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